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地带—南非王晓鹏的官方博客

世界杯结束了,南非会被遗忘么?

 
 
 

日志

 
 
关于我

《非洲时报》特约记者

王晓鹏,字谦润,生于中国山东,现居南非约翰内斯堡市——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之一!曾供职于齐鲁晚报,2005年移居南非。现为国内《环球时报》、《非洲杂志》、《南方人物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齐鲁晚报》、网易、大众网等媒体的南非特约记者,其博客为网易名博、腾讯名博。现为《非洲时报》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学英语的故事之一:决心学英语只为骂人  

2011-01-17 01:09:18|  分类: 学英语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英语的故事之一:

上大学那时候,有一阵特别喜欢看新东方所谓的“励志故事”,因此,还记得俞敏洪说的“在失望中寻找希望”之类的屁话。实际上,残酷的现实证明,老俞只说了前半截,后半截应该是:“但找到的往往都是绝望”。

 

决心学英语只为骂人

 

话说这几天没更新博客,昨天跟朋友交替着开了14个小时的车,从约翰内斯堡开到了开普敦。开普敦治安就是好,大家都敢于在大街上走,不跟约堡似的,随时随地都会被抢劫。环球时报的一名编辑问我,为什么开普敦治安就比较好。其实原因也不难理解:1994年南非黑人上台后,大量黑人涌入非洲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淘金,但既没文化又没特殊技能的黑人寻找到的基本都是绝望,于是很多找不到工作的黑人便开始又偷又抢,导致约堡从“非洲小巴黎”,迅速变成了“非洲的坟场”(他们前任公安部长自己说的)。开普敦则不同,这里白人和杂色人占多数,白人政党DA执政,警察反应能力快,治安较好,黑人宁可跑到约堡抢劫——反正在约堡,警察基本都是摆设。

 

言归正传。刚才上网后发现,很多网友在看了我之前的博客中的预告,都想知道我出国后是怎么从听不懂英语,变成现在随时可以跟黑人对骂如流的。那我就赶紧抽空写写吧!需要说明的是,我写这篇博文是给普通大众看的,不是给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所谓的砖家看的。很久前,我博文中的一句英语有点语法错误,就被一些砖家抓住不放,可恶心了。众所周知,很多所谓的博士专家等都是弱智+250,我认识的一个在南非留学的博士还信上帝,据说要把一切奉献给上帝。他们也就跟中国人较较真,真让他们跟老外较真,恐怕还不如我这个半瓶子咣当的。

 

出国之前,我英语很烂,但相对来说智商还算可以。大学四年中,前两年英语公共课考试基本靠考前突击,竟然还都过了。大四时实在没办法,因为没有过四级就不给学位证书啊,考试前到“燕园博雅”(后来济南分部好像破产后卷钱跑了)上了一个月补习班,然后就考了67分,呵呵。

 

在报社工作两年后出国,英语早都忘干净了。在南非航空公司的航班上,人家黑妞服务员问我想吃啥喝啥都听不懂。更郁闷的是,我们学校里基本学的是美式英语,有的单词发音还不一样。因为当了英国很多年的殖民地,现在也还是英联邦国家,南非人的英语是英式英语,但发音等又略微不同。譬如牛奶Milk一词,很多南非人发音成“木克”,我在飞机上根本听不懂啊,于是问人家什么是“木克”,后来黑妞拿来一盒牛奶,告诉我这个就叫“木克”,坐在边上的老外老瞥我,弄得我跟个白痴一样。

 

刚来到南非,一开始是在《华侨新闻报》当编辑、记者,英语还是听不懂啊,于是开始当鸵鸟。那时候,见了老外只敢说最基本的“Hello”“How are you”等基本的词句,然后就开始不懂装懂地听人家在那里讲,再然后很有礼貌地笑着点头。最恶心的是,有次出去采访,领事馆的国庆招待会之类,邀请的南非官员致辞,只听懂了开头的“女士们先生们”和最后的“Thank you”。

 

回到报社写稿,当天版面太多、稿子不够,主编让我把这名官员的致辞内容写上充数。我压根没听懂,又不敢说,然后偷偷打电话给另一家报社的记者。结果,他说他也没听懂,估计他英语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然后他找出之前一年的旧稿子,让我照着编编,说反正总之都差不多。没辙,只好照着编。但事后,我觉得自己太TM恶心了,并且愈发觉得自己恶心。

 

后来发现,其实我的英语还不是报社里最烂的。之前有名编辑,想要一个白人的传真号码,结果打电话时说成了:“I want your sex.”(他是想说“I want your fax,正确说法是“Can you give me your fax No. please ?”)对方是个女人,后来打电话给报社总编投诉,并说要起诉该编辑性骚扰。还有一次,一名同事将“To Let”(房屋出租的意思)理解成了Toilet,结果停车指着牌子问人家厕所在哪里。

 

不久后,我遇到了一件更恶心的事情。有一次我打南非电信Telkom的客服电话,等了整整58分钟之后才接通(我至今都非常清晰地记着是58分钟!),客服接电话后让我报本机电话号码,其中有个号码是3,我说three,对方可能听不懂我的发音,反复问我是什么。我说three,对方还是听不懂,那时候我态度可能也不是很好(听了58分钟音乐,态度能好到哪里去),然后客服就把电话给扣了。

 

FXXK!没天理了!让我等了一小时,还扣我电话!我要投诉这个死客服!等了20多分钟后,终于再次有人接听了。我说我要找你们经理,对方说经理不在,有事跟我说就行。我说我要投诉上个客服,然后用我超级烂的英语说了个大概。然后她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能不能找个会说英语的人翻译给我听。我感到受到了很大的侮辱,感觉被人吐了一脸痰,自己将电话给撂了。

 

那天下午,我在办公室呆坐了半个多小时,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转;心里面有股恶气发泄不出来,想要剖腹的念头都有了。要知道,出国前基本都是我写稿子批评别人,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对待我!“我一定要Telkom付出代价!”最后我这么自我安慰。事实上,前一阵我也的确这么做了,还成功了,这个是后话。

 

于是,学好英语维护自己的权利,准备随时骂这些烂人,这成了我学英语的唯一动力!

  评论这张
 
阅读(1288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