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地带—南非王晓鹏的官方博客

世界杯结束了,南非会被遗忘么?

 
 
 

日志

 
 
关于我

《非洲时报》特约记者

王晓鹏,字谦润,生于中国山东,现居南非约翰内斯堡市——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之一!曾供职于齐鲁晚报,2005年移居南非。现为国内《环球时报》、《非洲杂志》、《南方人物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齐鲁晚报》、网易、大众网等媒体的南非特约记者,其博客为网易名博、腾讯名博。现为《非洲时报》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南非“镖师”的江湖生活  

2010-07-04 01:02:13|  分类: 2010世界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非“镖师”的江湖生活

——聚焦南非华人保安公司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南非“镖师”的江湖生活 - 阳光地带 - 阳光地带

  

    约翰内斯堡,黄金与罪恶之城。在这里,繁华和死亡往往只是转瞬间的事。于是,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行走在小说和电影虚构的江湖中。这些人,我们通常叫他们“保镖”。现在,在这个特殊的群体里,也出现了中国人的面孔。

 

清晨,大劫突至

 

    约堡西罗町大街,有一座中式小楼。“中华玄龙保安公司”,就坐落在这里。总经理卢立然,一身西装,谈吐间颇有分寸。从外表上看,跟传说中的“江湖好汉”,并无太大的关联。

    45岁的沈阳人卢立然,也并非什么身怀绝技的高手。他没有受过任何特殊训练,在从事保安行业之前,仅仅是个普通的商人。但是他的确拥有一段传奇,一段九死一生的经历。而这也促成了他进入了“保镖”这个从未涉足过的行业。

    卢立然是较早来到南非创业的一批华人,早在2000年已经拿到了南非国籍。当时他在南非的产业,是做旅游服务。“那时候国内来旅游的游客很多,我起早贪黑工作,赚了不少钱,很快在约堡买了间别墅。为了业务方便,几个帮手也住在一块。”

    2006年的一天清晨,卢立然起床之后,发现院子里的旅行车车门被打开了。他立即意识到,车子可能被盗了。刚刚把伙伴们叫醒,四个手持刀枪的黑人,已经闯进了屋里,几下就把他们控制住,开始了洗劫。被按在地上的卢立然,心如油煎。他担心的倒不是财物,而是在二楼睡觉的16岁的女儿。要知道,这些禽兽般的劫匪,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卢立然试图反抗,但是他稍有动作,劫匪一刀刺过来,左手的手筋就被挑断了。“血流了一地,但是我觉得活命的机会来了。”卢立然抬起左手,那条巨大的伤疤怵目惊心。

    当时卢立然表示流血太多,要去二楼包扎一下,并说钱也放在楼上。一个持刀劫匪便押着他上了楼梯,刚到走到楼道口,卢立然大声喊女儿“开门”。女儿迅速打开卧室的门,将父亲放了进来,随即将门反锁。

    劫匪疯狂地砸开了门,卢立然忍住左手的伤痛,用右手抄起一个铁丝编织的书架,朝着即将闯入的匪徒砸了过去。对手的刀被打掉了,身上也挂了彩。正当卢立然想制服对手的时候,另一名劫匪冲了上来。

枪响了。

 

大难不死,服务同胞

 

    一共乱射之后,卢立然中了四枪。劫匪见事情闹大了,落荒而逃,并枪伤了卢立然的一位白人邻居。被伙伴们送到医院的卢立然,早已昏死过去。医生们奋力抢救,在他的肚子上划开了一道40多厘米的口子,总算把他救了回来。“还好是小口径枪,要是军用步枪或者开花弹,我早没命了。”如今对枪械颇为精通的卢立然,谈起那段记忆来,平静得惊人。

    这次突如其来的大劫,让卢立然躺在家里歇了整整一年半时间。“恢复身体之后,我想着回家算了。但是一来国籍已经改了,再者说这次经历让我明白了,死里逃生之后,该做点不一样的事儿了。”卢立然说。就这样,他开始着手策划做一个针对华人的保安公司。2008年底,“中华玄龙”挂牌成立了。

    卢立然说,在南非每年都有华人遭遇抢劫,甚至被劫匪枪杀。他的保安公司,目标就是为了保护当地南非华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同时也可以为来南非旅游或出差的中国人提供贴身的安保服务。

    世界杯期间,大量中国游客的涌入,以及华商生意的兴旺,让卢立然的保安公司的业务忙了起来。据他介绍,业务量增加了三成左右。公司里的四台保安车昼夜不停地跑出去工作,还从别的保安公司借调了不少人手。服务的对象,还包括媒体。国内一家门户网站的记者们,因为带了很多贵重的设备,因此来南非之后就从“中华玄龙”聘请了四名保安。在一些平日治安较差的黑人区,战战兢兢采访的美女记者,与虎视眈眈守护的彪悍保镖站在一起,让卢立然觉得挺有意思。这种经历,对于他们保镖和记者而言,都是第一次。

 

江湖多半是传说

 

    35岁的卢山,是卢立然的亲弟弟。保安队的日常工作,都是由他来打理。“江湖没有传说的那么玄乎。保安公司,也是公司,有人力资源、企业文化和成本核算。”卢山几句话,就打消了我们压抑了好久的好奇心。

    卢山说,这个公司里,并没有名副其实的华人“保镖”。20多名保安,聘请的都是当地的黑人。“从语言、路途的熟悉程度,人力成本的角度出发,我们当然选择本地人。——再说,你会让自己的老乡或者朋友干这样危险的行业吗?”

公司里的保安都经过南非保安协会的专业培训,他们懂得处置各种各样的状况,保证雇主的安全。“电影上那些动不动拔枪开火的热闹场面,现实生活中很少。人身安全是第一位的,无论是伤了雇主还是保安,都是失败。”卢山说。同时,南非的法律规定也非常苛刻,比如如果对方只是持刀抢劫,不准用枪进行反击;即便歹徒持枪抢劫,如果抢劫行为已经结束了,也不能从背后开枪伤害歹徒等等。

“枪,只是一种威慑工具。真正动枪了,打成什么样的可能都有。说不定匪徒无罪释放,保镖反而成了罪犯。”卢山介绍说。公司成立一年多,一共开了两回枪,都是在危险的情况下朝天鸣枪示警,召唤附近的保安或警察前来支援。

    卢山介绍说,在南非请一个全职的贴身保安,一个月大约在两万兰特左右。如果需要配枪保护,价格还可能更高一些。不过,相对于生命安全来说,这个代价并不大。“南非治安状况不好,偏偏警察工作效率低下,如果你被抢劫,没有个把个小时他们根本赶不到现场。同时,警察也热衷于敲诈勒索。甚至有的现役警察,还参与抢劫。”此言非虚,在世界杯之前,发生了五辆装甲车抢劫银行运钞车的重案,其中两个就是现役警察。

    在乱世,总需要镖师出现。正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6814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