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地带—南非王晓鹏的官方博客

世界杯结束了,南非会被遗忘么?

 
 
 

日志

 
 
关于我

《非洲时报》特约记者

王晓鹏,字谦润,生于中国山东,现居南非约翰内斯堡市——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之一!曾供职于齐鲁晚报,2005年移居南非。现为国内《环球时报》、《非洲杂志》、《南方人物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齐鲁晚报》、网易、大众网等媒体的南非特约记者,其博客为网易名博、腾讯名博。现为《非洲时报》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南非土地改革正重蹈津巴布韦覆辙?  

2010-06-27 21:36:03|  分类: 2010世界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非土地改革正重蹈津巴布韦覆辙? - 阳光地带 - 阳光地带
土地分给黑人后遭荒废  白人黑人都称不公平
南非土地改革正重蹈津巴布韦覆辙?

 津巴布韦从2000年左右,在总统穆加贝指挥下搞强制土地改革,“打土豪、分田地”,将有经验的白人农场主从津巴布韦土地上强行驱逐,后果是大量的津国高官和军人霸占了大片土地,但他们不会经营,成片良田变成荒地。津巴布韦由此遭到世界各国的制裁,经济迅速崩溃,由非洲第二大经济强国、“非洲面包篮”,摇身成了当今世界上最恐怖的地方,通货膨胀率高达百分之几十亿,津巴布韦货币变成废纸,穆加贝由曾与曼德拉齐名的英雄,变成了全世界的独裁者和笑料。

 大家所不知道的是,南非黑人政府目前也在搞土地改革,试图将种族隔离时期被白人霸占的土地,还给黑人经营。问题在于,南非也遇到了与津巴布韦类似的问题:获得土地的黑人根本不懂得经营,大片良田荒废,南非原来是重要的粮食出口国,现在甚至要从别的国家进口粮食!

 在南非普玛兰加省的巴帕拉斯地区(Badplaas),这个地方过去本来是南非的一大农业重镇,在这个地方所出产的粮食,不但曾经提供给全国各地,连出口都还绰绰有余,可是在今天,所见到的景象却不禁会让人感到唏嘘,因为过去曾经繁荣的农地,如今却便成荒凉的废地,曾经忙碌的交通要道,现在连一辆车都见不到。

 这个地方唯一剩下的“生命迹象”,只有一群呱呱叫地跑过马路的鹅,前来采访的南非媒体记者们驾车走了好几公里,从两边的风景可以看出,过去这些土地都种着各种农作物,可是现在这些农地却都被荒废在那里,农夫、工人,竟然一个都看不到。

 

■往日繁荣景象不复存在

 巴帕拉斯地地区唯一剩下其中一名商业农场主库斯.史基博语重心长地介绍说,其实巴帕拉斯一直到五年前还是一个农业活动非常繁荣的地区,当时农地四周的马路上,每天都有大辆的卡车到处搬运农作物,并且将各个季节的农业工人带到不同的农场去工作,可是在南非土地改革政策的逼迫下,原本属于白人农场主的土地,全部都被强迫出让给南非的黑人,可是这些接手农地的新黑人农场主,却对农业耕种根本就一窍不通,逐渐地,这些农地就这样被荒废了。

 

■土地荒废导致工人失去收入

 根据资料显示,南非政府所推行的土地改革政策,不但对农场主与农地的生产力造成极为严重的负面影响,而且土地改革政策也让成千上万的工人顿时之间失去了工作机会,因为农地大多荒废,这些原本依靠在农场中工作的工人们也失去了收入。

 根据南非统计局(Statistics SA)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自从1994年以来,南非已经有多达29万名农场工人失去工作。

 在一块过去曾经种着柠檬、兰花的农地上,现在却是一望无际的荒凉,这些土地上的杂草长得都已经比人还要高了,此外,在农地上还可以看到一些过去作为农舍的房屋,可是这些房屋也因为年久失修,变成了人们不敢靠近的“鬼屋”,在农舍的旁边还可以见到灌溉设备使用的水管,可是很明显的,这些灌溉设备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碰过了。

 这块农地大约是在三四年前被强迫出让给黑人的,史基博表示,看到好好的一块农地就这样被浪费,真的让他感到非常心痛,同时也让他为南非未来的发展感到无比担忧。

 

■政府同样感到担忧

 土地发展改革部长古格利-恩克温提对于这些农地遭到荒废的情况,也曾经表达了他的担忧与不满,他在最近一项公开场合中指出,自从南非在1994年实施了土地改革政策以后,全南非已经有590万公顷的农作土地被转移给那些所谓的受到歧视迫害的黑人,可是当中却有多达90%的农地遭到荒废。

 在另一座叫Engelse Draai的农场,这座农场过去也曾经非常繁荣,可是现在只剩下一座被烧毁的农舍,以及几座破烂的围墙与加油设备。

 这座土地也已经转移给新的地主了,可是土地上根本一个人都看不到。突然之间,土地上的农舍里走出一名女子,原来这名女子是从莫桑比克来的,她用葡萄牙语说,她并不知道这块土地的新地主是谁,她不久前发现这间房屋空着没有人住,所以她就搬进去住了。

 再往下走一点,另外有一座农场位于Carolina地区,这座农场叫做Grootkop,这座农场原来的主人是在1945年把农地买下来的,可是现在南非政府已经颁布的命令,要求农场主必须要在限期内把农场让出来。

 这座农场的原主人名叫奥克特-范尼克尔克,据他表示,他最近已经向政府提出抗议,拒绝把农场让出,他还曾经给政府单位看过这座农场原来的地图,地图上显示这座农场最早在1845年就已经政府登记,而当时是南非的迁移者将土地买下的,根本与种族隔离没有任何关系。

 

■土地改革不合理也不合法

 范尼克尔克说,那些想要抢夺土地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块土地的历史,他现在要等政府拿出证据,否则他是不会轻易放弃这座农场的。

 南非大部分的农场主与农业机构其实并不反对政府的土地改革政策,根据普玛兰加省一名专门处理土地改革项目交涉工作的专员彼德-坎普表示,土地改革政策所存在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政府的做法有时候并不合法,那些被强迫将土地出让的农场主,都希望能够得到应有与合理、合法的补偿,可是政府并没有完全做到这一点。

 在彼德所处理的土地改革案例中,有高达85%的土地出让申请文件都有问题,因为那些希望得到土地的黑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那些土地过去是属于黑人的,到最后,这些黑人也无法提出证据指出他们的祖先曾经居住在这些土地上,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就要求白人农场主把土地让出来,这不等于是抢夺的行为吗?

 与土地发展改革部长一样,彼德也对南非土地改革的工作进展感到非常担忧,在数百万被强迫转移的农作土地当中,普玛兰加省就有多达54万公顷的土地荒废,这些农地上的农作设备大多都已经被破坏。

 一名西北省大学的社会转型研究所教授安德瑞-度凡吉表示,这对南非的粮食供应将造成非常严重的威胁。他说∶“南非多年以来的粮食出口量都大过粮食进口,可是自从2007年以来,这个情况却出现了反转,南非粮食缺乏的窘境正在不断恶化当中。”

 根据数据显示,在2008年,南非的农作物出口额度为1亿7000万兰特,可是政府最后却必须进口多达1亿2900万兰特的食品来维持全国的需求。

 在林波波省,有多达85%的农场主自动出售自己的土地,然后离开该省份,这些农场主现在都宁可到南非的邻国博茨瓦纳或莫桑比克去经营农业,因为至少在这些地方,他们才能够得到应有的权益保障。

 

■政府要投入更多成本挽救

 南非农业协会副主席提欧-德杰格警告说,再过不久,南非恐怕要向那些邻国当中,来自自己国家的农场主进口粮食了,这种情况相信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

 南非土地发展与改革部不久前曾经宣布,他们计划对那些遭到荒废的农地投入2亿5400万兰特的补助金,希望能够藉此挽救这些农地,让土地再度成为适合耕种的农地。

 德杰格说,政府虽然愿意提供更多的补助津贴,可是政府当初已经花了很多钱来推动土地改革,现在又要花更多的成本,只会让财务问题本来就很严重的土地改革政策变得更加棘手。

 照理说,政府强迫农场主将土地出让以后,应该要对地主提供补偿,可是有许多农场主到现在却一毛钱都还没有拿到。例如原本在普玛兰加省拥有一块农地的詹-布里克维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他在2008年被强迫将自己的农地转移给黑人,后来他只好到美国去发展,现在他在美国新买的农地运作得非常好,至今已经收成了两次,可是他原来那块南非的土地呢?当然已经完全荒废了。

 

■南非艰难的土地改革

 自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以来,土地所有权是最复杂的问题之一。实行土地赔偿已有十年之久,而所做的还远远不够。2005年7月在德班举行的最近一次土地峰会特别指出了重新分配白人和黑人土地过程中所遇到的阻力 。

 事实上自1994年赔偿法案开始实施以来,赔偿的过程一直是冗长拖沓、错综复杂、进展缓慢、代价昂贵。法案的批评者们甚至认为它没有带来任何土地所有权的平衡。但除了进展缓慢以外,最大的问题是许多人被排除在赔偿过程以外。据估计1913年的土地法案和之后的种族隔离法剥夺了大约350万黑人的土地,黑人被限制在大城市附近的“部落中心”或小镇上活动。尽管如此,直到现在只有7万人的补偿(经济或土地补偿)得到实现。

 关于如何实施一场真正的土地改革,而不去重新考虑整个财产体系,这样的争论是公开的。到现在为止尽管政府也有所干预,总体上土地补偿项目是严格按照市场规律来办的。原则是“自愿买卖”,意思是双方都必须是自愿的。黑人农民可以以个人或团体的形式来购买土地,政府给予补助,但前提是卖家愿意卖。十年间只有3%的土地易主。

 在各种争论中,有些人提出国家应该采取赞比亚的方法。从2000年起,赞比亚政府强行从白人那里得到土地并进行重新分配。南非政府打算在未来三年内处理目前所有的纠纷要求,到2014年转让30%的土地给弱势群体。

 

■南非是另外一个津巴布韦?

 从2000年开始,津巴布韦政府便开始大量从白人地主手中征收农业用地,因此导致农业出产量的骤降,而除此之外,莫加贝政府还加诸了许多“不合理”的配套政策,虽然不是摧残津巴布韦国家的主要祸因,却仍然加剧了对该国经济发展的恶化与伤害。

 可是就真正情况来分析,仍然有令人无法了解的谜团:津巴布韦的农业只占该国整体经济的18%,其他的产业呢?例如金融业、观光业、制造业、矿业等等,却也都随着农业发展迅速的缩减规模,进而在这段期间落到惨不忍睹的地步,这些后果又应该如何去解释呢?

 事实上,在农业土地改革的脚步之后,莫加贝政府还陆续推出了许多不合理的政策,进阶导致津巴布韦其他的经济区块也随之受害。

 问题在于,南非会不会也像津巴布韦一样由土地改革开始,黑人政府逐步以“合法”的方式掠夺白人产业,然后把经济一步步推入深渊呢?

  评论这张
 
阅读(384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