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地带—南非王晓鹏的官方博客

世界杯结束了,南非会被遗忘么?

 
 
 

日志

 
 
关于我

《非洲时报》特约记者

王晓鹏,字谦润,生于中国山东,现居南非约翰内斯堡市——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之一!曾供职于齐鲁晚报,2005年移居南非。现为国内《环球时报》、《非洲杂志》、《南方人物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齐鲁晚报》、网易、大众网等媒体的南非特约记者,其博客为网易名博、腾讯名博。现为《非洲时报》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南非华人第二代竞选议员 (我的作品)  

2006-05-31 00:31:13|  分类: 我的新闻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非华人第二代竞选议员

http://www.sina.com.cn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左志坚

  特约记者 王晓鹏

  约翰内斯堡、上海 报道

 
  一个月4宗华商命案,约翰内斯堡被华人视为畏途。在今年3月1日举行的市议员大选中,赫然出现一张黄色面孔。

  竞选者孙耀亨,33岁,南非华人第二代。

  竞选者孙耀亨

  2月19日下午,孙耀亨在电话那头向记者“梳理”了一下最近的日程:“上个礼拜开始,在各个选区拉票,与选民接触。今天上午还继续在电话上与选民沟通,提醒他们投票。”

  这是孙的初次竞选,尽管非常辛苦,却是多年夙愿。

  12岁那年,孙耀亨从台湾移民南非。南非国会华裔议员陈阡蕙评价他,“正义感很重,从小希望为华人作贡献,利用他的专业为华人打抱不平”。

  孙耀亨后来修习法律,从南非大学法律系毕业后,成为南非高等法院律师,也是第一位在南非挂牌开业的华人律师。他的律师事务所将近85%的客户是华人。

  除了利用法律“打抱不平”外,从政是孙耀亨的自然选择。他很早就“对政治比较关心,也参加一些政治活动”。

  对于自己的从政之路,他认为,“从政要从基层开始,基层人脉才深。”大约3年前,孙耀亨加入了南非最大在野党民主联盟党,加入之时便为这次竞选做准备。

  孙在当地华人报纸、电台上呼吁华人去投票,“不要浪费这个权利”。

  据他粗略统计,当地华人有投票权的大约有数千人,除此之外,一些在约堡经商的华人(非南非公民)也会给予不同程度支持,“他们虽然不能直接投票,但竞选关系到一些个人比较深的问题,就会很关心”。

  “在基层竞选直接面对群众,不管是直接给我打气,还是告诉我他的想法,都是对我最好的支持,群众是我最好的指导。”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孙感觉百分之七八十的华人都给予很大支持。不过当地黑人选民占大多数,所以“我们很注意黑人区的工作,也注意平衡以及时间的分配”。

  约堡市议会选举将于3月1日正式开始,依照民主联盟党在该地区的支持率统计,孙耀亨已经被列入“安全名单”。

  据孙透露,他在民主联盟党内部参选的时候,就已经明确提出,“希望能够进入约堡市安全委员会,把华人的声音和想法带进去”。

  安全隐患的由来

  孙耀亨背靠的是南非日渐壮大的华人群体。要彻底解决这个群体的安全问题,却不是向市安全委员会游说那么简单,因为当今华人在南非的安全问题非一日之寒。

  近年来,中国国力日趋强盛,大批中国商人出国经商,南非也是绕不开的一站。据当地华人介绍,南非轻工业商品几乎全部都靠进口,利润非常丰厚,而在这一领域,恰是华人强项。

  近年来,来南非淘金的华人呈现持续增长的状态,目前估计远远超过10万人(因有很多人没有合法身份,官方没有准确统计数字,有说法为30万)。

  旅居南非的华人主要经营零售、餐饮、进出口贸易、 房地产开发等行业。随着华人族群的扩大,这里已经形成一个规模不小的华人社会,这里没有大陆人、台湾人、香港人之分,他们被当地人一概称作“Chinese”,彼此也因为共同的语言、文化连结到一起,逐渐成为南非少数族群中的重要一支。

  在这里,华人已经初步树立了自己在黑人、白人眼中的形象——那就是富裕。孙耀亨说,华人最大的优势就是智慧,除了语言障碍需要克服外,其它方面都相当优秀,“几乎每个华人到这里都有不错的成果,区别无非是生意规模的大小,很少听说有华人在这里穷得过不下去了”。

  华人的到来,无疑动摇了原来的利益格局,隐患也由此而潜伏。陈阡蕙认为“很多华人来到南非,抱着过客心态,这个心态要改”。

  “我们来到陌生国土,在这里赚钱,必须要跟主流社会互动,要对社会有回馈。你一直有回馈的心,将来我们有困难,人家才会回报”。

  陈阡蕙发现,不论新侨、老侨,普遍对慈善活动不感兴趣。她很早提醒华人,“现在太过功利,和当地人没有互动,不向社会奉献,很容易引发问题”。

  富足的华人自然很容易成为犯罪分子的目标。然而在安全问题恶化之后,陈阡蕙注意到,当地华人并不愿意主动报案,“怕沟通有问题,怕麻烦不上法院”,这跟白人对比鲜明,“他们一出事就嚷嚷,一定要去叫、去告、去争取”。

  不止一位当地华人向记者指出,东方文化中,被动的防守型性格让华人吃亏不小。长此以往,犯罪分子认为华人“既有钱又好欺负”,安全问题逐渐升级。

  但“你不愿去报案,警察就不知道你的社区治安不好,就不会过来保护你”,陈说道。

  问题延续至今,悲剧逐渐升级。最近一个多月里,4位华人遇害。而此前两年里,已有30名华人在南非被杀害。

  参政意识从淡漠到觉醒

  要改变华人的形象、地位,如孙耀亨这般主动从政、竞选本是最直接的方式。但是第一代华人侨民鲜有这种意识,而是“被动防守”。

  刚过50岁的陈阡蕙,是南非第一代侨民。1980年代初,她因婚姻失败自台湾远游南非,在新的国度里找到一份英文秘书工作。“我们这一代华人,刚刚过来的时候主要着眼经济面的情况”,陈说道。

  在南非站稳脚跟之后,作为华人圈中精英分子,南非一些政党即希望她加入,充实本党力量。不过陈起先对政治并不感兴趣。

  孙耀亨解释说,“年长的一代专注于自己的生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参加政党,所以老一辈华侨都没有正式参政”。

  南非某省同乡会一位副会长则说得很直白,“从心底讲,我们自己参与组建同乡会就不情愿。因为处理各种纷繁的事务就占据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而且人多嘴杂,往往还出力不讨好,更不用说去参政了。”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副会长说,大多数从大陆来的华人都抱有“各扫门前雪”的心态,他们都是抱着发财梦来南非淘金的,除非抢劫等悲剧发生在自己身上,否则他们并不会真去关心南非的政治,也不会去认真考虑参政需求。

  另外,想要竞选国会议员等职位,还需要有大量的资金来做“后盾”,进行宣传等工作,大多数来自大陆的华人并没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而有实力的华商即便动过参政的念头,也因为社会治安等各种原因而放弃。

  来自大陆、在南非拥有一家工厂的孙先生说,“有一阵确实想过要不要参政”,但如果自己真的站出来宣布竞选议员等职位,那么无异于对所有人宣布:我很有钱,来抢我吧!这位身家千万的孙先生已经被劫匪抢过三次,搬了两次家。他对本报记者特别表示,千万不可写出他的真实姓名等信息,否则又可能成为劫匪的目标。

  这些对参政敬而远之的人,仍是东方式保守思维的延续。但是随着华人群落的壮大,参政 维权是无法绕开的命题。

  陈阡蕙起初也觉得,“政治蛮复杂的,一心只想搞好生意,照顾好自己的家庭,政治不好”。

  后来事业比较稳,2个儿女都长大了;女儿快要出嫁,儿子上大学,这才有空想想,“华人要生根,长期在这里,政治是要参与的。”

  “我们不能永远只在华人的小圈子里打转转,只有走进政坛,在政府中占有席位,才会让政府重视华人的意见。”

  陈后来加入了南非民主联盟党,这是南非第二大党,也是最大在野党。她不愿去执政党,“它已经够大了,我进去只是个小青蛙,在这么大池子里它不会很重视你华人的声音,你发出声音的机会也小”。

  “真正发挥作用就是在野党,你的声音会被听到,执政党很怕被挑毛病。”

  第二代主动参政

  33岁的律师孙耀亨却是主动参政的,他是华人第二代,没有那么多顾忌。

  陈阡蕙分析孙耀亨这些第二代,“从小在这里成长,跟主流社会一起上学,从初中一路走来,思维方式和当地社会契合,语言表达能力也比第一代强”。

  孙耀亨自己的感受也差不多。“我还有中国人的根,但是你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社会 文化、风俗习惯,都是在身体里面”。

  孙从政其实是主动出击,这次竞选议员只是他政治理想的一个起点。虽然他加入的也是民主联盟党,但他在入党时的想法除了维权之外,已有清晰的政治理念。

  “选择民主联盟党,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党的政治理念、人文文化跟我个人最接近。这个党的精神理念是,对南非各种族待遇公平,不会因为你是某种人就特别占便宜。”

  陈阡蕙当选议员后,特别重视第二代华人的教育问题,努力推动华人把中文作为第二语言接受教育。到了孙耀亨这里,他对未来的议员职责还另有诠释。

  “我有一些计划。如果3月1日当选的话,我会让很多商会和当地政府部门做一个沟通,让他们知道华人在南非当地经商都做些什么。如果需要当地政府支持,我会把相关文件送到政府部门。”

  孙要告诉地方政府,华人的到来并不仅仅是赚钱,也为当地人带来工作机会,上缴很多税收;但是华人这么多贡献,并没有获得更多。

  此外,孙还有计划要把华人形象推出去,不要让他们形成误解——华人抢当地人生意、Made in china品质不好等等。“我希望通过各种交流和正式会议,让当地人改变对华人的认识,让他们知道中国的东西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让他们知道这是缺乏交流产生的误解。”

  随着华人群体的壮大,南非华人对政治的热情逐渐被点燃。在南非国会中,除了陈阡蕙外,还有非国大党的黄士豪、独立民主党的王翊儒、印卡塔自由党的张希嘉。其中,黄士豪所在的非国大党是南非执政党,而现年27岁的王翊儒是南非国会最年轻的议员。

  南非当局亦对华人群体越来越重视。就在南非华人枪杀案后不久,南非华人中发生了一件“大事”:2月17日下午2时,南非总统姆贝基等人,专程来到黄士豪家中做客。

  一位现场人士告诉本报,姆贝基总统对随行媒体记者说,“华人已经为南非社会和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希望旅居南非的华人把南非作为自己的家,把自己作为南非社会的一分子,共同应对南非社会面临的挑战。”

  姆贝基在做客时还积极鼓励华人参政议政,这无疑推动了华人主动参政的热情。

  尽管目前的几位参政者都来自大陆以外,但孙耀亨发现,大陆的年轻一代中,和他一样的小辈也在逐渐成长,“相信下次选举时,他们中的一些专业人士也会参加”。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